白小姐免费一肖中特网

偶像養成類節目的符號互動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 在符號互動理論的視角下,解讀偶像養成類節目的互動符碼,以《明日之子》為例分析受眾與節目多元化的互動表現,并從自我意識指導、矛盾生成互動、網絡化的符號互動意義三方面來闡述當今偶像養成類網綜節目的互動理論根源,以期對網絡時代境遇下節目的產生、發展更新認知。
  【關鍵詞】 偶像養成;符號互動;《明日之子》
  [中圖分類號]G20  [文獻標識碼]A
  網絡媒體語境下,偶像養成類節目一躍成為年輕群體的關注首選。視頻節目與社交媒體的深度融合在實現用戶話語權基礎上,進一步借助現代科技等人工智能手段,通過受眾的有效參與實現節目生產與制作、內容與意義的現代變革。在此過程中,用戶權利逐漸增大,促使其角色發生變化,主要表現為由被動的接受者轉為主動的搜尋者、瀏覽者和對話者,這一身份變化促進主客體互動成為現實,也成為偶像養成類節目興起的主要動因。所謂“養成”,是指節目組將選手的個人培訓、角色包裝、競演排名等完全展露,在粉絲參與和支持下,呈現他們從備選偶像到偶像出道的全過程,給予受眾培育偶像的精神快感。
  偶像養成類節目與其他節目的首要區別,在于其高度黏合的用戶體驗。互動是網絡社會的基本日常,亦是生成象征意義的符碼。毋庸置疑,深度互動植根于偶像養成類節目,這與傳播場域、交流渠道、粉絲文化等不無聯系;互動強調雙效交流,這與受眾的行為動機不無聯系。符號互動理論奠基人米德認為,受眾通過某種方式將代表自身角色與狀態的符號傳播出去,以獲得他人對自己的態度,從而實現對自我的認知,與此同時產生個體與心靈的對話,并通過行動實現社會化意義的生成。在此視點下,探討以《明日之子》為例的偶像養成類節目有哪些互動模式、會產生哪些社會意義、其互動表現相較于傳統節目又有何不同,米德的自我、心靈、社會三大論點提供了闡釋以上問題的理論視角。
  一、符號互動的多元化表現
  受眾以網絡媒介為渠道產生聯系并形成組織,偶像養成類節目的發展恰依托于受眾的主動參與。當下視頻節目提供了串聯粉絲并給予交換意見的公共場域,反之亦穩固忠實擁躉,借助粉絲互動擴大節目知名度。與此同時,互動的手段與路徑也呈現多樣化特性,主要體現在受眾之間、受眾與選手以及受眾與節目之間,以求實現從點對點到點對面的深層流動。
  (一)受眾之間
  偶像養成類節目的生成與意義體現于受眾之間的討論。伴隨網絡舞臺的橫向延伸,其縱向互動持續加強,受眾不再借助節目為中轉站交換意見,而是進行點對點的直接交流。甚至在某種程度上,觀眾不再是孤立的看客身份,而是以群體力量影響并創造節目內容。
  毋庸諱言,“彈幕+直播”為觀眾提供了實時共享的場域,彈幕文化成為學界關注的焦點。盡管大眾對它的看法仍莫衷一是,但不可否認的是,直播的即時性與彈幕排列的密集性促使網友的深度體驗和參與互動更為強烈,無形中強化選秀節目的真實養成。彈幕提供很多信息,包括偶像個人經歷、前期準備、家庭情況、興趣愛好等,每一個用戶在彈幕場域中都成為共享消息的信息源,在分享信息的同時尋找共同愛好者,形成以興趣為聚合點的社區中心,在與他人反饋中實現信息傳遞的價值意義。此外,屏幕恰似受眾的隱形衣,在這件外衣之下,觀眾可在相對自由與安全的場域中隱身自己,以輕松隨意的姿態或編輯評論個人觀點,或以表情包等熱門符號表達自己。譬如,受眾可通過點擊“up”的方式支持與自己想法一致的評論。相反,也可隨時于屏幕下方輸入不同意見,與其他網友進行辯駁。官方統計,《明日之子》第一季總決賽的直播過程中共有近15萬條彈幕列隊。主持人宣布總冠軍結果時,彈幕上出現“南京人民發來賀電”“上海人民發來賀電”“北京人民發來賀電”“毛不易666”等列隊,此類“排隊式”評論除豐富互動符號之外足以窺見“直播+彈幕”、點擊“up”等信息傳遞的娛樂刺激作用,以及帶動受眾主動參與的實時效果。
  (二)受眾與選手
  新媒體時代,受眾固化的客體身份已發生逆轉,話語權力的釋放使其與節目之間的距離逐漸縮小。尤以選秀類節目為例,選手不再是觸不可及的高高在上,在依托受眾投票的情況下弱化身份區隔,兩者間的互動程度更為明顯。《明日之子》為充分體現受眾與選手之間的互相養成,賦予粉絲接觸偶像的機會,旨在于彼此間建立新型互動關系。當受眾有機會與偶像近距離接觸,本能驅使個體不斷靠近并采取符號意義上的支持行動,主要采用直面交流或網絡溝通。在互動過程中,制作方可確定各選手吸附的圈層文化,受眾被自然分層的情況下呈現渾然一致的趣味,選手可辨其喜好,滿足粉絲對偶像期待的同時強化個人標識,以此穩固粉絲群體。
  傳統選秀節目中,選手與受眾的互動單一,僅憑選手的最終票數得以顯現,但《明日之子》擯棄單一數字的表達方式,更側重于還原受眾與選手在直面交流過程中的支持變化,受眾“通過解釋決定意義,或在符號基礎上的行動”[1]。在九大廠牌爭奪賽的過程中,制作團隊給予粉絲和選手獨立空間,安排每位選手與30名網友在密閉空間下采用面對面建微信群的方式聊天,受眾在軟件里提問后,根據選手回答決定是否繼續支持。另外,選手還會采用公開演講的方式向粉絲袒露比賽心情和夢想宣言,粉絲根據選手傳遞的信息來判斷贊成與否。留在現場表示支持,離開現場即表脫粉,直觀的互動結果除了對選手具有挑戰性之外,也增加了節目的可看性。由此可見,偶像養成類節目在追求即時互動的基礎上,受眾不再是視頻終端外孤立的個體,也不拘泥于通過選手表演來判斷投票,他們借助個人參與力量決定選手存亡,甚至通過傳遞信息制造輿論改造節目內容,影響節目走向。
  (三)受眾與節目
  米德學生布魯默在解釋“符號互動”的含義和性質時認為,人的任何行動總是有目的的。就視頻節目而言,以議程設置為手段,挖掘選手話題,以此調度受眾情緒,刺激他們發起投票、轉發、評論等互動行為,這些行為都具有推進節目內容、提高點擊率的符號意義。受眾因視頻內容生成回應,亦是為了支持選手、推舉偶像、實現個人情感宣泄。在開放的平臺和活躍的用戶合力作用下,節目與受眾的互動粘合更為緊密。   話題,是節目制作吸睛之法;人物,則是節目之根本。《明日之子》的議題設置聚焦在創新賽制、流量明星星推官、特立獨行的選手上。首先,節目首開分類選手之先河,以三大賽道來推選新生偶像,分別是魔音賽道、美顏賽道、才華賽道,眾多網友直抒對選手“音”的沉醉、“顏”的迷戀和“才”的喜愛,在滿足網友好奇心的同時也將粉絲分類且固定化。其次,制作方將完全充分考慮網友的意愿調整選手的直播環境與直播內容。根據網友意向不定期推出選手專欄或發布選手節目外的影像資料來滿足大眾需求。另外,微信公眾號會選取個別留言為精選留言發布于文章底部,并顯示小編的趣味回復和評論的點贊數。微博上的互動則更為明顯,用戶評論速度快、語言鮮活、時不時被官微“翻牌”的興奮也能從互動中得以體現。此外,節目播出期間,熱議及評論不只關乎于新生偶像,粉絲分別對于星推官楊冪、薛之謙、華晨宇、李宇春也關注非常。流量明星在網絡上的人氣和熱度衍伸互動內容,他們在現場中的肯定與質疑、笑與淚等表情符號亦產生互動可能。譬如,薛之謙因不滿節目賽制怒摔話筒離席并導致直播停滯半小時,隨后“薛之謙罷錄節目”“《明日之子》黑幕”等話題瞬間發酵,觀眾不但對此事件表達不同意見,甚至對節目賽制展開討論;另外,來自“二次元”世界的虛擬選手赫茲引發了薛之謙和華晨宇長達七分鐘的爭執,他的去留瞬時引發用戶圍觀,粉絲在節目下方形成各自陣營展開熱烈討論。由此可見,受眾在參與中的地位逐漸上升,以意見參與節目進程體現偶像養成類節目的互動深度。
  二、符號互動的理論根源
  符號互動理論來源于社會心理學,意圖解釋符碼意義存在于人類活動中的互動行為,并促使人與人之間產生關系。該理論從自我、心智和社會三方面力證符號互動的生存根源以及意義的作用實現,并且提出環境影響符號的生成及意義,它的思想核心在于強調個人與他人乃至社會之間的關系。以此探究《明日之子》為代表的互動類偶像養成節目,受眾在網絡情境下的互動反應源于對節目信息的自我選擇,隨后作用在心靈感受上,進而形成社會意義。
  (一)自我意識指導
  “符號交互作用理論把社會相互作用解釋為符號交換、直接溝通,人們能想象他人或群體怎樣看待自己,即個體自己能扮演他人或群體的角色,相應地解釋情境,并決定自己如何行動。”[2]審視偶像養成類節目《明日之子》,受眾、選手、節目的互動行為無不在自我意識指導下展開,無論回應與沉默、支持與反對都是個體在節目情境中對自我認知后做出的行為舉措。
  米德將“自我”分為“主我”和“客我”,“主我”是沖動、創造、變化的代表,“客我”是希望他人所以為的“我”,也稱“社會我”。對選手而言,自我意識的矛盾決定了個體塑造自我形象、扮演社會角色及應對沖突時的表現。譬如,面對其他選手粉絲的攻擊謾罵,即便有爭執的沖動,也要顧及個人形象和偶像氣質。除此之外,選手依然以美化自己為形象追求。譬如,《明日之子》第二季熱門選手斯外戈曾在節目中袒露個人平凡的家境、生活的壓力、奮斗的自己、意外的走紅,這些心路歷程很多與普通受眾的想法相一致,更易產生認同感,因而他能夠在粉絲的助推下重返舞臺。對受眾而言,可通過養成偶像,獲得“鏡中我”的感覺。尤以偶像養成類節目而言,偶像從素人生成,且蛻變之路是在粉絲培育下親眼認證。比如,面對偶像養成的認可、身份轉變的刺激等,受眾都會產生滿足感。譬如,第一季冠軍毛不易從參加節目到奪得冠軍,微博粉絲數量由幾十到上百萬便可窺見粉絲的情感共鳴。對節目組而言,節目組圍繞理想中的“客我”不斷打磨“主我”,在節目內容上敢于模式創新,且強調受眾的話語力量,維持節目與受眾的良性互動關系,并以強大資源培育偶像等,這些舉措無一不是在實現同類型節目中佼佼者的自我意識下指導的。
  (二)矛盾生成互動
  米德認為,心靈是個體使用符號特別是語言符號的一個場所,人類在心靈中不斷同自我展開互動,根據互動情況采取行動策略。與此同時,這種互動行為下伴隨一系列的互動符碼生成意義,在這些符碼盡顯個體自我與現實社會的矛盾和抉擇。在《明日之子》中,矛盾與抉擇一般來自選手和星推官。
  《明日之子》作為一檔以人為本、以話題為中心的偶像養成類節目,熱議時常圍繞著選手的情緒、星推官的選擇、節目組的反饋等,這些矛盾與選擇主要表現在個體與外界以及與自我的沖突上。例如第一季節目中,薛之謙因不滿節目賽制憤然離席,隨后又遵從節目組的意見;當無法面對結果時,又產生與節目組相左的態度,經過和現實條件的反抗,最終節目組同意他重新投票給心愛選手。需要了解的是,星推官的選擇受選手發言、觀眾反應、現場氣氛的影響。薛之謙第一次投票后,選手的失落、觀眾的驚詫、現場的質疑聲無不強化內心的不滿,這些情緒再次激發個人的反對意見,因而薛之謙由順從到反對經歷了個體放棄、反叛現實、自我堅持的過程。由此窺見,諸如此類的熱點話題都顯現出內心矛盾與抉擇過程。譬如,特立獨行的選手在被網友質疑的時候應當堅持自己還是順從大眾來獲得選票,把控整體的節目組在被點擊率施壓時應當堅守品質還是制造賣點……這就有賴于心靈機制作用后的結果。此時在自身發展和外界的評價下,符號互動將被延伸解讀為更多豐富的含義和信息,這在網絡情境下更為凸顯。
  (三)網絡化的符號互動意義
  社會是基于個體的互動建立起來的,網絡情境亦是。傳媒語境下,人類對傳播信息、互動聯系、價值實現的依賴程度空前增強,這就意味著,人類個體與社會互動范圍和互動速度都得到了極大提升。在注重用戶交互作用的推動下,用戶既是網站內容的瀏覽者,也是網站內容的制造者。因而,網絡社會情境的新變化對人類個體的存在價值、自我感知和自我實現以及符號互動的價值變換深具影響。
  首先,網絡情境更為寬泛,共享話語權的語言環境構建了更廣闊的對話渠道和對話空間。當下,視頻主體為拓寬互動場域善于設置延伸鏈接,信息的多樣化和延展性促使受眾不自覺地從一個信息中心轉移到另一個信息中心,在滿足自我的同時創造新的網絡社會角色,在個人權利得到極大發揮的情況下實現強烈參與的欲望、尋找存在感。譬如,《明日之子》除卻正片之外,在第一季中推出《明日之子侃侃看》《明日之子8點見》等平行節目,分別以紀實記錄和主題直播滿足受眾的窺探意識。受眾在三個節目互相串聯的情況下擴大互動場域,擁有360度的互動權利,甚至可以通過彈幕直接給選手下達指令。除此之外,微博、微信等新媒體配合節目主體呈現立體化布局的宣傳平臺,通過平行節目、直播軟件等現代媒介以強烈參與感活躍節目氛圍、增加節目內容,制作方也相應形成更為完整的節目鏈條,這也是自由“延展”型媒體在視頻節目與受眾高度合作的基礎上得到的結果。   其次,在一個虛擬的社會世界里,受眾可塑造各種各樣的新角色,并且在網絡情境下更為放松和自由,進而使得彼此互動更為活躍。當下,數字化符號成為互動潮流恰恰是因為在相對逼真且自由的空間里,受眾可以通過豐富多樣的表情包傳遞情緒,但這些大眾符號看似簡單隨意,實則是攜帶意義的感知。“事物本身并無意義,而是通過其符號(象征意義)影響個體社會行為,而該符號(象征意義)正是源于個體與他人的互動。”[3]受眾找到網絡伙伴后,在互動中逐漸壯大陣營并形成組織,最后以粉絲力量實現對偶像的養成。《明日之子》能夠將受眾細化精準,粉絲能享受個人符號行動所帶來的價值認同感,因而在與他人交換同類型符號意見后能夠共建認知,實現新角色的生成意義。
  最后,符號的社會意義會隨著互動的變化發生衍變。對于節目或受眾來說,意義趨向于積極和消極兩方面。受眾和視頻主體的良性互動對于信息傳播、節目推廣、媒介發展而言都有積極深遠影響。比如《明日之子》以青春能量的獨立生長為口號,以弘揚正能量的精神符號契合主流價值觀,標榜“尊重青春,遇見偶像”。可是互動雙方一旦在意義價值上難以共建、無法獲得情感認同時,“主我”的非理性宣泄將擾亂符號互動。譬如,《明日之子》直播時,因選手排名等節目內容未滿足受眾期待,各家粉絲站在自我角度義憤填膺,甚至出現不堪入目之言論,網絡罵戰也時有發生。毋庸置疑,這些詞藻影響網絡情境的健康發展,也增加凈化網絡語境的難度,甚至致使相關用戶受到精神損害,交互式平臺因信息繁復難以做到避免消極符號的傳播。一言以蔽之,網絡情境中的受眾在接受信息、創建信息、傳遞信息等過程都會受到互動符號的影響,但無論能否獲得價值認同,用戶都應積極營造維護健康的網絡社會語境,方能于網絡情境中使自我、心靈、社會在相互作用下產生合理認知。
  結 語
  “互聯網+”時代與新媒體技術的聯姻,無形中為偶像養成類節目拓展了互動領域,深化了互動效果。依托于網絡媒介的符號互動,這類節目也將呈現日趨多元的表現方式,受眾、選手、節目主體與自我、心靈、社會互動的程度將不斷加深。在此情況下,對話渠道和互動空間的拓展使得網絡情境下的互動符碼更為繁復,這為主體認知、矛盾選擇以及網絡情境的凈化增加了難度,但不可否認的是,與此同時也將帶來新的互動意義。
  參考文獻:
  [1]陶立璠.清代宮廷的薩滿祭祀[J].西北民族研究,1992(1).
  [2]富育光,王宏剛.薩滿教女神[M].沈陽:遼寧人民出版社,1995.
  [3]孟慧英.塵封的偶像——薩滿教觀念研究[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0.
  [4]汪立珍.滿族創世神話《天宮大戰》之惡神“耶魯里”探析[J].民族文學研究,2016(5).
  [5]孟慧英.塵封的偶像——薩滿教觀念研究[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0.
  [6]色音.論薩滿教的巫儀[J].內蒙古大學學報(社科版),1993(1).
  [7]常蔭廷.璦琿縣志(卷7)[B].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1921.
  [8]夏敏.喜馬拉雅山地歌謠與儀式[M].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2005.
  [9]烏格里諾維奇.藝術與宗教[M].北京:三聯書店,1987.
  [11]朱狄.原始文化研究[M].北京:三聯書店,1988.
  [12]于乃昌,夏敏.初民的宗教與審美迷狂[M].西寧:青海人民出版社,1994.
  [13]E.N.杰列維揚柯.黑龍江沿岸的部落[M].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7.
  [14]大山彥一.薩滿教與滿族家族制度[G]//色音.北方民族與薩滿文化——中國東北民族的人類學調查.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1995.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bljwkd.tw/7/view-15014946.htm

服務推薦

?
白小姐免费一肖中特网 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有几种 德州扑克棋牌游戏 三级片做爱视频在线观看 体球网即时比分即时比分为 幸运农场 中国竞彩比分直播彩客 王者荣耀电竞比分直播网 河源百搭麻将外挂 巨人财富 面对面二人麻将 澳洲体彩5开奖结果 500万彩票比分直播现场 18选7今日开奖结果 二六三股票 海南琼崖麻将精英版 顶呱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