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免费一肖中特网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一帶一路”視域下中非合作的進程、挑戰與前景展望

作者:未知

   摘要:“一帶一路”倡議在非洲行穩致遠,非洲是“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參與方,也是中國推進“一帶一路”倡議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區域。2018年9月初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為新時代中非合作新發展擘畫藍圖,“十大合作計劃”升級為“八大行動”,以“一帶一路”倡議為引擎對接非盟《2063年發展議程》,以產能合作和經貿合作為重點,合作共贏、共同發展。雖然中非合作仍面臨諸多挑戰,但是中非合作勢頭銳不可擋,迎來最好發展時期。中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下深化對非合作將助推經濟全球化的均衡發展,繼續成為南南合作的典范和當代國際區域合作的積極力量。
  關鍵詞:一帶一路;中非合作;中非命運共同體;合作共贏
  一、 “一帶一路”倡議下中非合作的背景
   1. 共同的歷史情誼根深蒂固。中國和非洲具有某種天然的聯系,相似的歷史遭遇,共同的發展使命,使得中非合作兼備了特殊的歷史背景。中非人文交往已有1 300多年,自漢朝起就已開啟中非友好往來海上絲綢之路的篇章。近代以來,中國和非洲各國都飽受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和霸權主義壓迫,中華民族和非洲民族在爭取民族獨立的道路上摸爬前行。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中國不遺余力幫助非洲國家“站起來”,支持南部非洲人民爭取民族國家獨立。同一時期的中國同樣面臨著國內問題復雜叢生,經濟發展水平滯后的問題,但對非洲兄弟仍是鼎力相助,包括為非洲提供貸款發展本國經濟,援建以坦贊鐵路為代表的一系列項目等。坦贊鐵路至今被譽為中非友好伙伴關系的歷史見證。中非合作自2000年迎來新的發展時期,中非合作論壇的成立為中非友好合作搭建集體對話平臺。中非關系正式步入機制化發展道路,為“一帶一路”倡議在非洲的推進奠定了平臺基礎。中非傳統友好關系歷經了歷史的沉淀,歲月的洗禮,正是這些彌足珍貴的過去,塑造了中非志同道合的同盟軍關系。
   2. 共同的發展使命迫在眉睫。中國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非洲是發展中國家聚集最廣的大洲。非洲夢和中國夢始終貫穿著同一個主題:發展。合作共贏,共同發展已經成為了中非共同的訴求。實現非洲夢是非洲人民渴望發展的聲音,是非洲人民共同努力的方向。2015年非盟頒布的《2063年議程》旨在助推非洲早日實現工業化和現代化,號召非洲人民“在共同價值觀和共同命運基礎上合力建設繁榮團結的非洲”。“非洲夢”的提出正是非洲人民渴望發展的聲音。由于殖民歷史背景等原因,非洲經濟對外部依賴性大,再加上西方以附加政治條件的援助為由對非長期干預,非洲大陸在探尋經濟一體化的發展道路上荊棘坎坷 。回過頭來再看中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在經濟社會發展方面已取得巨大成就。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之初的GDP總量為525億美元(3 678億元),2018年中國GDP總量達到12.9萬億美元(90.03萬億元)。改革開放以來到今天,中國的GDP增長了80倍。非洲渴望學習中國快速且高效的發展模式,“向東看”的趨勢日益加深。“一帶一路”倡議是發展的倡議,是合作共贏的倡議。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將“一帶一路”倡議中“八大行動”精準對接非洲國家想要發展的領域,更符合非洲國家實際發展的需求。雖然中非雙方擁有不同的國家背景,但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非洲作為發展中國家最集中的大陸,南南合作尋求共同發展是彼此的共同訴求。
   二、 中非合作碩果累累:“五通”對接“一帶一路”對非合作理念
   1. 政策溝通是對非合作的前提保障。自2000以來,中非合作論壇成為中非雙方政策溝通的機制平臺,為中非雙方友好互利合作提供了溝通場所。截止至2018年10月,中國已與非洲37國以及非洲聯盟簽署共建“一帶一路”政府間諒解備忘錄。中國將繼續與未簽署的17個非洲國家協商溝通,加快簽署“一帶一路”合作文件和諒解備忘錄,爭取“一帶一路”倡議普惠整個非洲大陸。中非雙方領導人密集互訪,彰顯中非互利合作的新活力,增進雙方間的政治互信。在不到5年的時間里,“一帶一路”建設已從理念轉化為行動,從愿景變為現實,一大批重大合作項目落地。非洲國家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勢頭強勁,中國政府已經同非洲多國政府簽署了“一帶一路”合作文件,并收獲了豐碩的早期成果,從東非的亞吉鐵路、蒙內鐵路,到中部非洲剛果(布)欣欣向榮的黑角經濟區,到西非塞內加爾的方久尼大橋,再到南非的北汽首款汽車下線,“一帶一路”合作在非洲遍地開花結果。
   2. 基礎設施聯通是對非合作的基礎。“一帶一路”倡議中明確指出基礎設施是基礎,這與2012年非盟通過的《非洲基礎設施發展計劃》重點合作領域高度契合。目前非洲大陸諸多國家面臨基礎設施落后的瓶頸,“一帶一路”倡議中運輸基礎設施的聯通將有助于推動非洲大陸內部互聯互通。李克強總理指出,中非“三網一化”的合作,在鐵路、公路、區域航空三大網絡及工業化的合作,特別是非洲鐵路網的建設,為中非合作提供新的發展機遇。一大批中國援非基礎設施建設相繼完工,助推非洲國家的工業化與區域一體化發展。2014年5月,中國幫助埃塞俄比亞修建第一條全長78公里的亞的斯亞貝巴—阿達馬高速公路并投入運營。2015年至2016年,中國先后承建了非洲第一條輕軌鐵路(位于埃塞俄比亞亞的斯亞貝巴)和連接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和吉布提港的鐵路。2017年,蒙內鐵路正式通車。同年,東非首條電氣化鐵路吉亞鐵路也相繼開通等。便捷的交通運輸設施為中非貿易節省了成本,提高了貿易交易量,真正做到幫助非洲實現經濟增長。截止至2017年3月,中國已援助非洲修建了6 000多公里的鐵路和公路、15座機場、20座橋梁、14個港口、75個電站以及79個體育場。
   3. 貿易暢通是對非合作的重點領域。自中非合作論壇成立以來,中非貿易總額呈現不斷增長趨勢,2017年中國與非洲貿易總額約1 700億美元,同比增長14.1%。中國在非投資主要領域為:制造業、資源和基礎設施,2017年在非收益已達到1 800億美元,預測2025年中國在非收益可達到2 500億美元。隨著中非雙方貿易額的不斷上升,中非雙方貿易保護投資協定的簽訂也在逐步實施。法律為貿易暢通提供了制度保障。自2013年起,中國先后和坦桑尼亞、肯尼亞、埃塞俄比亞等國簽訂促進雙邊保護投資協定和經貿合作協議。2017年9月,中國與肯尼亞簽署避免雙重征稅和防止逃避稅的協定。中非貿易的快速發展伴隨而之的是中非雙方對貿易法律保障關注度的重視。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習近平主席在4月的“博鰲”論壇上已經向世界發出了中國繼續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明確信號。未來五年,中國將進口8萬億美元商品,中國對外投資總額將達7 500億美元。中國在繼續向非洲提供物美價廉的產品、加大對非投資的同時,也歡迎非洲產品更多出口到中國,讓中國人品嘗“非洲味道”,領略“非洲制造”,享受“非洲服務”。    4. 資金融通是對非合作的物質保障。2015年約翰內斯堡峰會上,中國政府大力鼓勵企業“走出去”到非洲投資,為中國企業開通一系列的政策保障。目前,中國在非投資企業已達3 000多家,是非洲最大的投資國。中國已連續十年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伙伴國。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7年中國對非洲的直接投資存量超過1 000億美元。同年中國對非直接投資流量是31億美元,與2003年相比增加了將近40倍。自2013年“一帶一路”倡議和非洲各國發展戰略對接以來,中國表現出對非投資的高度熱情。目前,中國在非洲的投資領域以采礦業和建筑業等服務行業和基礎設施為主,覆蓋投資領域范圍較廣。資金短缺目前仍是非洲發展的制約瓶頸之一。一方面,中國提出“資源換貸款”在內的融資新模式有效地緩解了非洲貧窮國家資金缺口問題;另一方面,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等金融部門提供非洲優惠貸款和簽署金融合作協議,也進一步舒緩資金流問題。2017年“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成果清單中就列舉了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同埃及、肯尼亞等國同業機構簽署合作協議。
   5. 民心相通是對非合作的民間基礎。中國對非合作堅持“不干涉內政”原則,不把政治意識形態與對非合作掛鉤,這是同西方對非合作模式的極大不同。但是西方大國卻把中國對非合作的模式和行為說成是中國在非洲搞“新殖民主義”,西方主流媒體利用在非洲的主導地位大肆宣傳混淆非洲民眾對中非合作的正確認識。非洲民眾對中非合作的不了解很大一部分原因歸因于中國在非的媒體宣傳和民間交流不足,再加上西方刻意抹黑中國的言論,讓中國吃了不少“啞巴虧”。因此,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上習主席強調要加強中非民間互通交流,制定了一系列立足青年、媒體、智庫、高校和文化等方面的基層交流。目前非洲41個國家內建有60余所孔子學院,讓非洲人民更直接地了解中國文化,消除西方大國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詆毀聲音。此外,2019年4月9日,中國成立了中國非洲研究院,習主席當日發來賀信足以說明習主席對中非民間智庫、學者智庫的重視和關懷。
   三、 中非合作面臨三大風險挑戰
   1. 恐怖襲擊和安全風險。混亂的政局,不健全的營商環境,落后的法律法規,腐敗的政府管理等問題在非洲國家屢見不鮮。動蕩的政局和戰亂,例如安哥拉內戰、莫桑比克沖突等安全問題是非洲國家消除貧困、發展經濟的最大障礙。連年不斷的戰亂嚴重擾亂了政治秩序和經濟發展,給原本就處于落后的發展中國家行列中的非洲國家和非洲人民帶來巨大災難。在和平安全方面,恐怖襲擊風險主要潛伏在北部非洲、西部非洲。埃及的“伊斯蘭國”組織,尼日利亞北部面臨著“博科圣地”極端宗教組織和索馬里“青黨”等對非洲的營商環境造成了嚴重影響。2018年南非北開普省金伯利市頻繁發生暴亂,多家中國企業和華僑經營店鋪損失慘重。非洲國家的投資環境安全問題已對中國赴非海外企業的財產和人員安全構成威脅,阻礙中非合作的進一步提升。
   2. 政局動蕩風險。雖然近年來,非洲國家選舉逐漸趨于平穩過渡,政治上非洲國家從“逢選必亂”到基本趨穩,但部分國家選舉仍伴隨暴力沖突、選舉舞弊、示威游行等不穩定因素,對駐東道國的中方在外人員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非洲部分國家大選周期長、選舉前、中、后期均可能發生選舉相關抗議示威、暴力事件;加之因為武裝沖突、選舉暴力、部落沖突、疫情等原因,部分地區會舉行重選、補選,選舉周期拉長,不穩定性與安全風險持續高起。2019年是非洲的選舉大年,有多半數的國家計劃舉行包括總統、議會、地方政府等在內的各級選舉。就總統與議會選舉來看,北部非洲有3個國家:阿爾及利亞、突尼斯、利比亞;西部非洲有6個國家:幾內亞比紹、毛里塔尼亞、塞內加爾、馬里、尼日利亞、貝寧;中非有3個國家:剛果(金)、乍得、喀麥隆;南部非洲有7個國家:馬達加斯加、馬拉維、博茨瓦納、莫桑比克、南非、納米比亞、科摩羅;東非沒有國家在2019年大選。即使非洲國家選舉平穩過渡,中國在非企業仍面臨著非洲不同政黨執政所導致的政策不連續性,政策不穩定性等因素的影響。因此,2019年中非合作應加強對非洲國家的選舉政權關注度。
   3. 西方不正確的輿論導向風險。中國對非合作秉持“五不”原則,即“不干預非洲國家探索符合國情的發展道路,不干涉非洲內政,不把自己的意志強加于人,不在對非援助中附加任何政治條件,不在對非投資融資中謀取政治私利”,彰顯中國對非真實親誠的外交合作理念。中非合作走出了一條不同于西方帶有明顯政治干預的合作之路。不同于西方附加政治條件的對非合作模式,中國對非合作的“特色”所在之處即尊重非洲國家的主權,主張“非洲的民主,自己做主”。但是西方卻將中非合作故意黑化,視為中國在非洲搞“新殖民主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訪非時,就警告非洲要小心中國的“新殖民主義”。西方媒體利用其在非洲的媒體主導力量大肆顛倒黑白,惡化中國對非合作理念,將“新殖民主義”的帽子強加給中國,抹黑中國對非政策。在西非中非等西方媒體占主流地位的非洲國家,非洲本地民眾對中國以及中國對非政策并不是很了解的情況下,很容易被西方不正確的輿論所影響,破壞中非合作的友好民間基礎。在國際社會上,中國在非洲“新殖民主義”的輿論導向也會對中國的國際形象塑造帶來一定的負面消極影響。
   四、 中非合作前景展望:迎來最好歷史發展時期
   中非合作互有所需,合作模式互有所鑒,“一帶一路”倡議下的中非合作迎來最好發展時期。非洲是世界上發展中國家最集中的大陸,擁有巨大的市場潛力。據世界銀行國家發展報告可知,截止至2017年世界最不發達國家總數達到44個,其中非洲國家占31個(70%)。大多數非洲國家為發展中經濟體,承擔艱巨的發展任務,具有持續推進經濟發展的客觀需要和經濟增長的極大空間。對中國而言,非洲巨大的市場空間緩解了中國經濟面臨的下行壓力與國內產能過剩問題。中非之間互有優勢、互有需要。非洲巨大的人口紅利、市場潛力和豐富的自然資源與中國的人才技術、設備支持、資金等優勢相結合,釋放各自的經濟發展的潛力,真正做到優勢互補、互利共贏、共同發展。因此,“一帶一路”倡議在非洲行穩致遠,絕不是“一錘子買賣”,而是“細水長流”的發展合作戰略模式。    當前形勢下,逆全球化浪潮席卷,美國保守主義和貿易保護政策加強,國際責任回縮的背景下,中國作為發展中大國,承擔相應的國際責任,為國際秩序和國際發展提供公共產品。中國將“一帶一路”倡議視為其向世界提供的重要公共產品。“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援建在非鐵路正逐步形成一體化運輸網絡。中國援助非洲的蒙內鐵路的竣工,標志著中國對非援助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大重要舉措落實。蒙內鐵路是非洲第一條全面投入商業運營的全中國標準普速鐵路,全場480公里。蒙內鐵路的開通,使得肯尼亞的貨運比例有望從5%在2025年提高至40%,同時也連接了以蒙巴薩為核心的沿海經濟帶和以內羅畢為核心的中央經濟帶,極大地促進了東非一體化的發展進程。
   自2000年中非合作論壇成立以來,中非合作已經成為發展中國家南南合作的新樣板,為解決全球貧困問題提供了一種新的思路和方式。南非政府高級顧問韋斯利·道格拉斯稱:“中非合作論壇等合作機制幫助非洲減少了對西方國家的經濟依賴,幫助非洲逐漸擺脫了西方一些國家通過貿易來主導非洲經濟和政治的強盜哲學”。在中非合作論壇的促進下,中非合作共贏的發展模式已取得了豐碩的成果,成為南南合作的典范和當代國際區域合作的積極力量。
  參考文獻:
  [1] 王婷.從2018年峰會看中非關系新發展[N].國際商報,2018-10-08.
  [2] 麥肯錫.龍獅共舞:中非經濟合作現狀如何,未來又將如何發展.http://www.mckinsey.com/ afirca- china,2018年12月26日訪問.
  [3] 習近平.攜手共命運同心促發展——在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上發表的主旨演講(2018年9月5日發布).https://www.focac.org/chn/,2018年12月7日訪問.
  [4] 李克強.中非開展非洲鐵路公路及航空三大網絡建設.http://www.chinanews.com/gn/2014/07-01/ 6339866.shtml,中國新聞網,2014-07-01.
  [5] Sven Grimm,China Africa Cooperation:promises,practice and prospects[J].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2014,23(90):993-1011.
  [6] Yabin Wu,Xiao Bai, China's Infrastructure Development Strategy in Africa: Mutual Gain[J].Bridges Africa,2017,2(6):3-6.
  作者簡介:王婷(1991-),女,漢族,海南省海口市人,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2017級博士生,研究方向:非洲國際關系、國際法。
  收稿日期:2019-06-16。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bljwkd.tw/3/view-15030202.htm

?
白小姐免费一肖中特网 广东今天11选5开 安全理财排行哪家可靠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什么好的推荐吗 江苏省十五选五开奖结果 湖北麻将麻将机怎么设置 斯诺克比分表 山东时时彩 青海11选5 微乐河南麻将官网 qq游戏qq麻将刷分器 新型网络投资理财平台 成av人欧美大片 东方61开奖结果查 3d字谜图谜总汇九 捷报比分手机版 篮球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