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免费一肖中特网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一帶一路”倡議下長江三角洲地區對非貿易的進展與展望

作者:未知

   摘要:在“一帶一路”框架下,長江三角洲地區對非貿易取得新進展,體現為對非的貿易規模不斷擴大,貿易持續順差;浙江省對非貿易額突出;對非的貿易國別相對集中;貿易主體日益多元化;對非的貿易商品結構不斷優化。展望未來,長三角地區對非貿易將保持良好發展勢頭,以民營企業為代表的貿易主體后勁充足,雙方貿易額增長幅度將不斷攀升,貿易商品結構也將進一步優化。
  關鍵詞:“一帶一路”倡議;長江三角洲地區;非洲;貿易
  2018年9月迎來的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是中國在時隔12年后再次主辦該峰會。習近平主席在峰會上表示,中國將把推進落實論壇峰會成果,并把中非共建“一帶一路”、非洲聯盟《2063年議程》、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非洲各國發展戰略緊密結合起來。以上訊號表明,中國將實現共同繁榮作為加強中非友好合作關系的重要方式,中非經貿合作擁有廣闊的平臺與不竭動力。在過去20多年中,中非雙方在各領域的務實合作不斷深化,其中,中非經貿合作發展尤其迅猛,2019年中國已經連續十年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伙伴國。中非雙方通過貿易來往、互利合作、優勢互補,持續造福著中非人民。
   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所釋放的張力和潛力是中非貿易繁榮的加速器,而長江三角洲地區(以下簡稱“長三角地區”)作為中國經濟最發達、一體化程度最高、最具國際競爭力的地區,是促成中國高速發展的重要基礎和強勁助推。在“一帶一路”倡議下,該地區對非貿易面臨新機遇并且進展喜人。因此,本文將以長三角地區為切入點來研究中國對非洲的經貿關系,以把握中非經貿關系的核心環節,并對長三角地區的國際化發展問題拋磚引玉。
   一、 長三角地區對非貿易的進展
   1. 貿易規模不斷擴大,貿易順差保持。長三角地區長期以來都是中國對外貿易的前沿陣地,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貢獻約四分之一,具有重要的經濟地位。長三角地區將兩省一市——江蘇、浙江以及上海——緊密聯系在一起,憑借優越的地理位置、豐富的資源和良好的工業基礎,加之受益于改革開放的春風,自20世紀80年代后期以來其對外貿易水平不斷提高,出口貿易尤其發達。從1986年到2017年這32年間里,長三角地區的進出口總額從89.09億美元增長到14 794.45億美元,增幅明顯高于中國同一時期的對外貿易增長額。其中,盡管長三角地區對非洲地區的貿易在其總的對外貿易中的份額較小,2017年中其比重約為3.8%。但是,對非貿易規模不斷提升,2017年長三角地區對非貿易總額為557.41億美元,相較于2005年的74.32億美元,增幅達到650%。長三角地區對非貿易繼續保持貿易順差,2017年的貿易順差額為353.69億美元,其中上海、江蘇、浙江的貿易順差額分別為113.33億美元、65.84美元和174.52億美元,這顯示出長三角地區的出口貿易依然發展強勁。
   2. 浙江省對非貿易額突出。一般來說,長三角地區對外貿易中由上海和江蘇省處于領先位置,浙江省的對外貿易始終保持在第三位,但增速較快。但是,近些年長三角地區對非貿易的數據顯示出長三角地區對非貿易的不同趨勢,兩省一市的對非貿易情況迥然相異。以近三年的數據為例,不管是出口額、進口額還是貿易總額,浙江省對非貿易的數據居于首位,然后以上海、江蘇省次之;2018年浙非雙方貿易額更是突破300億美元大關。在2019年1月,即便面臨不明朗的經濟形勢,浙江省對非洲的出口增速仍然達到42.7%。究其原因,這與浙江省內所刮起的“非洲風”分不開。浙江省與非洲的經貿聯系起步早、基礎牢,且雙方的政治互信度強、高層來往密切。2018年4月,津巴布韋總統訪問浙江;2018年6月,浙江省委書記開啟了對津巴布韋、南非、毛里求斯的三國訪問;2018年9月,首屆中非民營經濟合作高峰論壇在杭州舉辦;2019年3月,國內首個地方對非經貿合作計劃——《浙江省加快推進對非經貿合作行動計劃(2019-2022年)》發布,種種跡象都表明了浙江省對對非經貿合作的重視程度,力圖拓展浙非經濟合作,向全方位、多領域、深層次領域發展。
   3. 對非的貿易國別相對集中。中國對非貿易國別集中度較高,對非貿易區域分布不平衡,2017年中非進出口額排名前十位的非洲國家分別是南非、安哥拉、尼日利亞、埃及、阿爾及利亞、加納、肯尼亞、剛果(布)、剛果(金)和摩洛哥。中國與上述國家的貿易額合計為1 178.9億美元,占中非貿易總額的69.4%。其中,中國與前四大貿易伙伴國的貿易總額約50%。長三角地區對非的貿易國集中在埃及、南非、蘇丹、喀麥隆、加蓬、摩洛哥、尼日利亞等國。其中,2017年江蘇的前三大貿易國依次為南非、尼日利亞、埃及,這三國均為中非貿易額排名前十的國家。2018年,浙江省對非貿易中前五大貿易國分別為南非、埃及、尼日利亞、阿爾及利亞和剛果(金)。上海的主要進口國為南非,2017年達到20.07億美元,將近占自非洲總進口額的一半;主要出口國為埃及,2017年上海對埃及的出口額約20億美元,占對非洲總出口額的12.8%。可以看出,長三角地區對非貿易國別集中于少數經濟實力較強的非洲國家。這是因為經濟實力較強的國家往往貿易環境較好、市場較廣,例如,老牌經濟引擎國家南非、“非洲三大油桶”之一的安哥拉、非洲第一大經濟體的尼日利亞與北非經濟強國埃及等。
   4. 對非的貿易主體日益多元化。隨著中國“走出去”的步伐加快以及非洲營商環境的日益改善,長三角地區對非的貿易出口主體結構也出現變化,蘇浙滬的國有企業出口比重降低,而外資企業和民營企業在出口中所占的比例加大,成為主導貿易的角色。2017年,國有企業進出口在長三角地區出口經濟中的僅占10.2%;而占主導地位的外商投資企業和民營企業出口在2017年的比重分別為55.6%和34.2%。其中,在2017年,上海國有企業進出口667.87億美元、外商投資企業進出口3 113.161億美元、民營企業進出口860.52億美元;江蘇省國有企業進出口535.7億美元、外商投資企業進出口3 768.2億美元、民營企業進出口1 513.48億美元;浙江省國有企業進出口152.65億美元、外商投資企業進出口499.02億美元、民營企業進出口2 162.42億美元。具體來看,上海和江蘇的外商投資企業進出口表現突出、占比大,但是民營企業也發展迅速,2018年上海和江蘇的民營企業進出口分別增長了12.6%和15.2%;而浙江省的民營企業成為中非貿易合作的重要力量,2017年民營企業占到浙江省對外出口貿易的76.7%,增長11.8%。非洲一直以來都是長三角地區民營企業非常關注的大陸,浙江的民營企業是中非經貿合作的先鋒隊,截至2018年底大約有2萬浙江人在非洲務工、生活。家電、小日用消費品、紡織服裝等傳統產業都是浙商在非洲經貿投資的重點,如今醫藥、安防、電商、文化等也是浙非合作的新領域。    5. 貿易商品結構不斷優化。隨著長三角地區近些年的發展,其對外貿易商品結構在不斷調整與優化。出口方面,中國向非洲出口的商品多為工業制成品為主,出口前五名的商品是機電產品、機械設備、交通運輸工具、鋼鐵制品、非針織類服裝及配件,2017年這五類產品合計約385億美元,占中國對非出口總額的41%,增長率為4.1%,其中中國對非洲出口的機電產品和機械設備占中國對非出口總額的比重仍然較大,分別為14.9%和11.7%,位列第一與第二。長三角地區工業基礎雄厚、產業水平高,加上大批高科技園區的蓬勃發展,科技實力進一步提升。該地區對外出口商品也以工業制成品為主,對非洲主要的出口產品也相應集中在機電產品、鋼材、高新技術產品、紡織紗線、織物及制品這幾類,這其中高新技術產品的出口份額不斷提升。由此,資本技術密集型和技術密集型產品的出口比重上升反映出長三角地區對非的出口的商品結構內部正在優化。進口方面,隨著國際大宗商品價格量價齊升,非洲經濟形勢好轉,以及中國對非洲的33個國家實行零關稅的單項優惠,2017年中國自非洲進口商品顯著增加,長三角地區自非洲的進口數額也同步提升。長三角地區對非洲的主要進口產品為礦產資源和能源資源,這與中國對非進口產品的趨勢保持了一致。2017年中國自非洲進口排名前五的商品為礦物燃料、礦石礦渣和灰分、其他未歸類產品、貴金屬、銅及其制品。長三角地區一直受到能源緊缺問題的束縛,因此礦產品自然而然成為其進口的的主要產品。這也側面反映出,在進口方面長三角地區自非洲進口商品的結構失衡問題仍然存在,并過度集中于進口礦物燃料。
   二、 長三角地區對非貿易的前景展望
   1. 政策條件持續利好條件下,長三角地區對非貿易額將持續上升。中非貿易的趨勢變動主要受全球經濟形勢以及原油等大宗商品價格周期波動的影響。2018年全球經濟復蘇,發展勢頭良好,世界銀行在2018年修訂的《世界經濟展望(GEP)》中,預測全球整體2019年增長率為3.0%。2018年大宗商品價格也再上臺階,2018年上半年大宗商品期貨價格綜合上漲2.28%,其中,受石油供應偏緊影響,國際油價持續上漲。再者,非洲經濟穩中有進,因市場廣大、勞動力充足以及經濟社會發展各領域需求旺盛,吸引著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大經濟體的目光。且由于美國特朗普政府對鋼鐵和鋁啟動追加關稅以及貿易戰火蔓延非洲,中非間的經貿合作面臨更多的提升空間。因此,在這樣的大環境下,長三角地區對非貿易額的持續增長可期。
   其次,中非合作論壇框架下的一系列經貿合作政策與“一帶一路”倡議改善了通關口岸設施條件,降低了貿易成本。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上中國提出將要重點實施“八大行動”,其中便包括實施“貿易便利行動”。峰會還通過了《中非合作論壇—北京行動計劃(2019年~2021年)》——中方支持非洲提振出口能力,決定擴大進口非洲商品特別是非資源類產品,重點關注擴大非洲含附加值農產品和工業制成品對華出口;中方將繼續積極落實給予同中國建交的非洲最不發達國家97%稅目輸華產品零關稅待遇承諾;中方支持設立50億美元的自非洲進口貿易融資專項資金;中方將支持非洲國家海關提高管理和現代化水平,擴大與非洲國家海關的通關便利、執法和能力建設合作,打擊瀕危物種及其制品走私、假冒侵權、商業瞞騙等違法犯罪行為,為非洲實施50個貿易暢通項目,促進中非貿易健康順利發展——將進一步推動中非經貿關系的發展。此外,“一帶一路”倡議也為中非貿易發展創造更好的合作條件,中非雙方在政府層面為消除貿易壁壘、協調貿易政策做出了諸多努力,推動著非洲基礎設施完善與區域性聯通,這都有力推動著長三角地區對非經貿合作的發展。
   2. 長三角地區的民營企業將繼續保持強勁發展勢頭。繼大批國有企業在非洲進行基礎設施建設等大型合資合作項目后,越來越多的民營企業成為中非經貿合作的重要力量。長三角地區的民營企業發展成熟,在技術、人才和管理方面皆具有良好的發展基礎,因此也是第一批“走出去”尋求新興市場的企業,也是中非經貿合作的主力軍。加工制造業是民營企業的傳統優勢行業,出口大多以勞動密集型產品為主,此外在服務業方面更多民營企業也涉足餐飲、零售業、酒店等領域。這些民營企業在非洲發展具有多方面優勢,如機制靈活、面對非洲復雜的情況反應更為靈敏等。對于中國外貿企業來說,非洲的市場具有巨大潛力和人口紅利。非洲人口增長迅速,預計2050年將達到24億人,其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和中產階級的成長使其成為國際貿易的重要新興市場。未來,在“政府搭臺,企業唱戲”的平臺下,中國民營企業在長三角地區的對外貿易中增速快、占比加大的勢頭也將繼續保持。
   但是也應注意到,商機與風險是并存的。民營企業在對非洲的貿易中也存在同質競爭、缺乏自主品牌、面臨外部環境不穩定等問題。目前,大批民營企業都希望在非洲這片熱土上搶占先機,因此將設備、技術轉移到非洲來投資建廠,進而形成了激烈的國際競爭。如何在這競爭中脫穎而出、占領市場,歸根結底在于高質量的產品、便捷的物流、有效的營銷。長三角地區處于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的交匯點上,而非洲又是落實“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區域,因此在“一帶一路”倡議下各個企業應該把握機會,拓展長三角地區與非洲的貿易渠道,積極打造“中國長三角地區制造”品牌,從而提升“中國長三角地區制造”的優質產品在非洲市場的份額。除此以外,在外部環境上,近些年中非洲國家的政局逐步趨穩,但還有個別國家仍然政局動蕩、局部軍事沖突時有發生以及社會治安難以保證,這都不利于中非貿易的正常運轉和深化合作。面對安全風險,企業和在非華人都應提高警惕,做好安全風險的防范工作。
   3. 長三角地區對非洲的貿易商品結構將進一步優化。長三角地區對非的貿易商品結構顯示出兩者在貿易上的互補性。首先,長三角地區和非洲在產業結構上具有互補性,長三角地區的高附加值工業制成品與機電及運輸設備制造日益成熟,在國際貿易中的競爭力強,具有比較優勢;而非洲地區的工業基礎薄弱,亟需進口大量機電設備和交通運輸設備來推進工業化進程和經濟發展。其次,兩者在自然資源上具有互補性。長三角地區需要外在資源進口來保障其強勁的發展勢頭,非洲地區不僅擁有豐富的自然礦產資源,且其已探明石油儲量僅次于中東和拉丁美洲地區。考慮到中東地區的動蕩形勢,中國自非洲進口石油的潛力增大。    出口方面,長三角地區是中國制造業的發展高地,該地區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對外貿易的出口商品結構進行調整升級,完成了輕工紡織品——機電產品——高新技術產品進行轉變。這種轉變對非貿易出口的影響是資本技術密集型和技術密集型產品的出口比重上升,勞動密集型產品相應下降。如今,隨著長三角地區勞動力成本提升,依靠成本紅利的勞動密集型產業面臨轉型或轉移,技術密集型的高附加值工業制成品和資本技術密集型的機電及運輸設備的生產和出口將繼續提升。另一方面,隨著非洲工業化進程的加快以及中國在非洲大型基礎建設項目的開展,非洲自中國進口的各類商品類別也在增多、數量增大,并逐漸從原來的初級工業品進口轉變為機電設備等生產工具和高技術、高產業鏈要求的產品進口。非洲人口增長迅速,其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和中產階級的成長也將帶動長三角地區商品在非洲中、高端商品市場的拓展。因此,長三角地區對非洲的出口商品結構將進一步優化。
   進口方面,從2017年的數據來看,長三角地區自非洲進口的商品仍然過度集中于進口礦物燃料,且增長率較高。進口商品的結構單一問題長期存在,不利于夯實中非互利合作的基礎,是今后長三角地區對非貿易和中非貿易過程中急需解決的問題。目前,非洲的出口結構以能源、資源和大宗原材料為主,這是由非洲單一的經濟結構決定的。但可喜的是,中國一直致力于擴大從非洲非資源產品的進口規模,提高非洲國家的產品深加工能力,并支持非洲高附加值產品生產和出口。非洲國家也在致力于發展經濟多樣化,特別是一些非資源型國家,例如東非肯尼亞實行以民營經濟為主、多種經濟形式并存的“混合經濟”體制,農業、服務業和工業是國民經濟三大支柱,其中茶葉、咖啡和花卉是農業三大創匯項目。非洲國家通過制定國家發展的長遠計劃,努力摸索適合自身發展的工業化道路,促進了商品出口的多樣性。非洲作為中國多年來的重要經貿合作伙伴,未來合作前景也十分廣闊。
   總而言之,展望2019年,在中非合作論壇框架于“一帶一路”倡議框架下的長三角地區對非洲貿易相關政策的支持力度大。長三角地區對非貿易呈現出良好發展勢頭,以民營企業為代表的貿易主體后勁充足,雙方貿易額增長幅度將不斷攀升。貿易商品種類將不斷增加,商品結構也將進一步優化。
  參考文獻:
  [1] 江蘇省統計局.江蘇統計年鑒[M].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8.
  [2] 浙江省統計局.浙江統計年鑒[M].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8.
  [3] 上海統計局.上海統計年鑒[M].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8.
  [4] 潘堯.區域貿易投資協調發展的實證研究——基于長三角地區的經驗數據[D].杭州:浙江工商大學學位論文,2010.
  [5] 周明俊.長三角地區金融發展對對外貿易的影響研究[D].蚌埠:安徽財經大學學位論文,2015.
  作者簡介:劉詩琪(1990-),女,瑤族,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人,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與荷蘭萊頓大學聯合培養博士生,研究方向:國際關系。
  收稿日期:2019-06-10。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bljwkd.tw/3/view-15030201.htm

?
白小姐免费一肖中特网 五体球发明人是谁 江苏快三计划精准免费网页版 排三走势图体彩 上海时时乐今天幵奖吗 山东11选5 两期必出极限平特一肖 海王捕鱼机设置 365网球比分网 快乐时时彩人工计划 安徽快三一定牛走势图一定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现场视频 时时彩大小单双投注法 北京时时彩 回收淘金币如何赚钱吗 云南快乐十分几点开奖 七乐彩选号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