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免费一肖中特网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強化省域合作,推進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

作者:未知

  摘  要:中蒙俄經濟走廊是“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山東與內蒙古優勢互補實現互利共贏發展的重要途徑。在“大區域發展”背景下,山東與內蒙古發揮各自優勢,通過強化省域合作,實現區域差異化、互補式發展對推進中蒙俄經濟走廊加快發展和高質量發展意義重大。
  關鍵詞:省域合作  一帶一路  中蒙俄經濟走廊
  一、引言
  十九大報告明確指出,“一帶一路”建設是構建“陸海內外聯動、東西雙向互濟”的全面開放新格局的重點。“一帶一路”作為一項全球矚目的共建共享的愿景倡議,是我國改革開放再出發的新航向,更是我國與世界經濟相通的新機遇。中蒙俄經濟走廊作為“一帶一路”戰略六大經濟走廊之一,東面緊接亞太經濟圈,西面聯通歐洲經濟圈,被認為是“世界上最長、最具有發展潛力的經濟大走廊”。大力推進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對深化中蒙俄三國經濟社會發展合作,挖掘三國新的經濟增長點,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進程,促進北亞經濟板塊崛起,構建新型睦鄰友好合作關系,都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戰略意義。
  從省域合作的角度來看,東北四省區(即內蒙古、黑龍江、吉林和遼寧)是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核心省區,域外省(區、市)參與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潛力和熱情有待繼續挖掘和開發,這也成為制約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加速推進的一大障礙。因此,通過強化省域合作,推進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就成為當前亟待解決的一項重要課題。第一,通過強化省域合作,推進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是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現實需要。目前,我國區域經濟發展已悄然步入“大區域發展”階段,區域協作,差異化、互補式發展,成為推動本輪區域經濟增長的一個顯著特色。在“大區域發展”競爭背景下,中蒙俄經濟走廊作為一個開放體系必須高度重視經濟走廊建設的對外延伸,通過強化省域合作,發揮各自優勢,積極吸引更多省(區、市)參與,積極向東延伸與東部發達地區對接,從而切實推進推進中蒙俄經濟走廊加快發展和高質量發展。第二,通過強化省域合作,推進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也是加快各地區深度融入“一帶一路”戰略,促進與俄蒙兩國經貿合作的有效方法。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打通了我國華北、東北地區參與“一帶一路”戰略的兩大最為便捷的陸路通道,在國家沿邊開放格局中占有重要地位,是我國全方位對外開放格局中向北開放的關鍵節點。從歐亞大陸的版圖上看,內蒙古又是我國連接歐亞的重要樞紐和主通道,具有建設國際合作區域經濟中心的潛力。因此,通過強化各省(區、市)與內蒙古的省域合作,共享共建中蒙俄經濟走廊,能夠為各地區擴大和深化同俄蒙、北亞以及歐洲的經濟社會合作提供重要平臺。第三,通過強化省域合作,推進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也是山東經濟構建起融入“大區域發展”新通道的重要探索。山東經濟在全國經濟總體布局中,多數時間相對獨立,沒有真正進入過國家經濟發展的“核心戰略”。借助融入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可以為山東經濟構建起融入“一帶一路”戰略的“大區域發展”的新通道進行拓路探索,可以使山東經濟擺脫“相對獨立”的經濟位置,真正進入國家經濟發展的“核心戰略”。無疑,這會促進山東經濟更好發展;同時,借此也可以有效克服長三角經濟圈南強北弱、京津冀經濟圈北強南弱、急需區域“強腰”的問題,山東經濟在此也將會承擔起更重要的作用。
  二、山東省強化省域合作,融入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基礎
  “一帶一路”建設,是我國統籌國內外經濟發展、充分聯通國內外市場、具有長期指導特征、謀求共贏發展的長遠謀劃,也是推動省域經濟合作的重要舉措。“一帶一路”倡議,特別是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為山東與內蒙古合作發展提供了重要機遇。山東和內蒙古同屬環渤海地區,兩省區在經濟發展水平、資源稟賦條件、產業層次梯度、文化旅游資源等方面具有顯著互補性,且比較優勢突出,具有良好的合作基礎。
  (一)區位優勢互補性強,可為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提供廣闊的合作空間
  山東與內蒙古在經濟區位和地理區位方面具有較強的互補性,這是兩省區強化省域合作的基礎,也是共享共建中蒙俄經濟走廊的戰略基石。內蒙古是我國“一帶一路”戰略中“絲綢之路經濟帶”、蒙古國“發展之路”和俄羅斯“歐亞經濟聯盟”三大倡議的對接載體,是我國新時代全面開放新格局中向北開放的重要橋頭堡,具有“北上南下、東進西出、內外聯動、八面來風”的獨特區位優勢。山東是我國“一帶一路”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的重要“橋頭堡”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戰略支點,是我國向東開放的前沿陣地,且處于長三角經濟圈和京津冀經濟圈的聯結帶上,是我國由南向北擴大開放、由東向西梯度發展的戰略節點,在強化省域合作,推動高質量發展中,既具有南方省份領先發展的優勢和基礎,也擁有北方地區轉型發展的經驗和探索,在加快新舊動能轉換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做法。因此,抓住國家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重大機遇,通過強化省域合作,積極融入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對兩省區的經濟社會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二)經濟實力較為雄厚,可為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提供強大產業發展動力
  與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相伴,改革開放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山東經濟取得長足發展,2018年全省GDP為7.6萬億,位列全國第三;在2018年“中國百強城市排行榜”中,山東占有15席,穩居全國第一。從產業發展的角度看,山東產業體系完備,傳統產業基礎良好,農業企業競爭力領先全國,裝備制造業實力雄厚,服務業呈現加快發展態勢,“互聯工廠”、個性化定制等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新舊動能轉換全面起勢。其中,全省新動能增加值占GDP比重由2016年的39%提高到48%,“四新”(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經濟增加值占GDP比重由2016年的20.7%提高到25%,新動能對經濟增長貢獻已達到60%,新舊動能轉換成效顯著。從這些年發展看,總體上山東經濟具有“步伐穩健、效果明顯、獨具特色”的發展特征,這為山東強化與內蒙古的經濟合作,加快融入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提供了強大的產業發展動力。   (三)港口鐵路資源優越,可為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提供便捷的陸海聯運服務
  山東海陸運輸比較發達,是全國唯一擁有3個超4億噸大港的省份,在沿海開放格局中陸海聯運優勢突出。現在已經形成了以青島港為龍頭,煙臺港和日照港為兩翼,濱州港、東營港、濰坊港和威海港為補充的總體發展格局。2018年,青島港、煙臺港和日照港位列全國貨物吞吐量前十大港口,數量位居全國各省市之首;在貨物吞吐量增速中,煙臺港以10.6%的增速,排名第二,日照港排名第三,青島港排名第五。另外,從集裝箱吞吐量看,日照港和煙臺港,也是兩位數的高增速,表現亮麗。鐵路運輸網絡完備,京九鐵路、京滬鐵路等橫貫南北,邯濟鐵路、濟青鐵路等縱穿東西,鐵路營運總里程達到6222公里,其中高速鐵路營運里程達到1747公里。經過長期的發展,山東已經形成了陸海聯運綜合立體的交通體系,為貨物、人流大進大出提供了良好的條件。而內蒙古向北、向西開放的陸路口岸眾多,但向南、向東開放發展的口岸受阻,選擇空間亟待進一步拓展。因此,依靠豐富和配套完備港口鐵路資源優越,山東完全可以通過強化山東與內蒙古交通聯運體系,為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提供雙向便捷的陸海聯運服務。
  (四)自然歷史文化底蘊厚重,可為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開拓新的經濟增長點
  山東生態良好,環境優美;歷史悠久,文化燦爛。山東三面環海,有山有水有平原,地勢也很起伏,泰山從這里崛起,趵突泉在這里噴涌,黃河從這里入海。山東平原面積8.68萬平方公里,占總面積的55%,為農業發展提供了條件;山地丘陵面積4.48萬平方公里,占總面積的28%;山東海域面積約為16萬平方公里。山東是中華民族文明最早的發祥地之一,以儒家文化為代表的齊魯文化在海外有著廣泛而深遠的影響,還擁有近7300年的北辛文化、6000多年的大汶口文化和4000多年的龍山文化。山東人杰地靈、人才輩出,擁有中華文圣孔子、亞圣孟子、科圣墨子、兵圣孫武、醫圣扁鵲和書圣王羲之等等。可謂水秀山美、人杰地靈是宜居、宜業、宜游的美麗家園。
  三、山東強化省域合作,融入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開放戰略“東重西輕”,主動融入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積極性不足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對外貿易主要依靠海上運輸通道,造成了對外開放總體上呈現出“東強西弱、海強邊弱”的基本格局,“東向”開放與“西向”開放存在明顯的不平衡性。與全國類似,山東雖然地處“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交匯區域,但“一帶”與“一路”交匯樞紐作用尚未得到有效發揮。因此,相對于與東亞、東南亞等“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合作而言,山東與中亞、中東歐等區域“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的國家和地區的合作水平還不高,基礎較為薄弱,存在“東重西輕”的問題,東西開放水平不平衡。這也導致山東在參與“一帶一路”戰略中,更傾向于通過東部沿海向東向南開放,而主動融入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積極性不足,亟待進一步挖掘合作潛力。
  (二)經濟合作平臺建設滯后,市場要素跨區域流動活力不足
  完善的跨國跨區域經濟合作平臺建設,是促進國家間和區域間市場要素自由流動和配置的重要保障。目前,與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和天津等省市相比,山東與中蒙俄經濟走廊沿線國家地方層面之間的合作交流機制明顯不足,進而制約了山東與俄蒙兩國之間合作的開展。同時,山東與內蒙古之間的合作雖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經濟合作模式仍然比較薄弱,合作領域和層次都有待提升。特別是在市場、資源、產業等方面的省域合作平臺建設較為滯后,從而進一步約束了兩省區市場要素資源跨區域流動的活力,進而降低了山東企業對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投資力度和參與熱情。例如,2018年,山東與亞洲地區的貿易總額達到8087億元,約占總貿易額的42%,其中與日韓和東盟的貿易額就達到5498億元,占亞洲地區的68%,而與蒙古、俄羅斯的貿易往來相對較少,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在合作平臺建設滯后的制約下,山東主動融入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市場驅動潛力尚未得到充分激發。
  (三)俄蒙兩國地區政治經濟文化環境復雜,企業投資預期不穩定
  中蒙俄經濟走廊地處東北亞核心區域,受地緣政治環境、歷史糾葛以及經濟發展水平等因素的影響較大,企業投資預期不穩定。第一,中蒙俄三國在經濟、政治、文化、法律和監管體系上存在明顯差異。一方面,俄蒙政治經濟穩定性和成熟度不高,甚至俄蒙一些地方政府還存在政治不穩定或是政府管理低效的情況。另一方面,三國經濟發展水平和市場成熟度也存在較大區別,投資發展環境較為復雜,對制度規則標準的認識不一,且戰略互信仍顯不足,“合作共贏”理念時常不到位,民意基礎尚需進一步夯實。因此,山東在融入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過程中,企業“走出去”有可能面臨較強的政治風險、政策變動風險和地方政府歧視風險以及文化沖突等。第二,俄蒙兩國特別是蒙古國存在較大的引資風險。一方面,俄蒙兩國經濟結構單一,經濟發展對原材料依賴度過高,且兩國金融環境穩定性不高,經濟波動性顯著,對外資企業的投資發展影響較大。另一方面,現階段俄蒙兩國都要通過進行產業結構調整和升級提升經濟發展水平,因而必然引導大量外資進入。但是近年來,俄羅斯受美國等西方國家制裁愈演愈烈,蒙古國政局不確定性因素增多,未來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較差。因此,山東在融入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過程中,企業“走出去”有可能面臨金融風險、商業環境風險、法律風險、財產安全風險等一系列風險考驗。第三,山東參與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企業經營能力尚需進一步提高。目前來看,山東參與經濟走廊建設的企業多是“單打獨斗”,上下游企業整體配套性不足,尚未形成與省內關聯企業的“一條龍”對外投資格局,同行業間良性互動的競爭關系尚未完全理順,這也嚴重影響到山東企業參與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未來投資預期。
  四、山東省強化省域合作,推進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幾點建議
  山東和內蒙古兩省區以共同融入“一帶一路”建設為紐帶,以強化省域合作為抓手,深入互動合作,推進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   (一)立足自身比較優勢,選準產業合作著力點
  共同構建多層次的產業合作體系,是強化山東與內蒙古省域合作的重中之重,也是山東融入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重要著力點。一是積極推進能源通道建設。山東與內蒙古要加強在清潔能源領域的合作,發揮內蒙古的能源優勢,積極擴大對山東省電力、天然氣等清潔能源的供給,支持山東企業參與內蒙古清潔能源開發,完善能源通道規劃,推動“蒙電入魯”“蒙氣入魯”,把山東作為內蒙古能源的消納地,實現優勢互補、互利共贏。二是強化農副產品加工合作。內蒙古有生態、健康、優質的農畜產品,產量在逐年增加,山東擁有較為發達的農產品深加工產業和成熟的農業產業化基礎。雙方充分發揮各自比較優勢,推動內蒙古設施農業的跨越式發展,加強農畜產品深加工合作,合作共建面向東北亞、東歐的優質農畜產品集散基地和供給中心,實現農業深度融合發展。三是推進商貿物流互聯互通。打通鏈接兩省區的物流商貿走廊,開辟更多物流商貿通道,合作建設區域性物流中心和商貿中心,為內蒙古借助山東向南向東開放開發提供支撐,為山東以內蒙古為“跳板”融入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深度融入“一帶一路”建設提供新的戰略支點,推動山東制造加快走出去。四是圍繞礦產、冶金、化工和建材等行業實現產業梯次銜接發展。山東在礦產、冶金、化工和建材等行業擁有一大批在全國占有重要位置的企業和企業集團,擁有成熟的產業園區經營經驗。內蒙古要通過積極布局各類產業園區,積極承接山東產業轉移,推進產用結合、產需對接和產業鏈上下游整合,協同構建現代化的產業合作體系。
  (二)強化省域合作理念,完善跨區域合作交流機制
  通過完善跨區域合作交流機制,推動區域間政策暢通、機制融通,已經成為加快推進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前提和基礎。第一,完善省域間參與中蒙俄經濟走廊協調平臺建設。目前,我國經濟走廊沿線各地方政府均圍繞本地區實際情況制定了參與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發展戰略或政策措施,但省域間協調平臺建設相對滯后。通過完善省域間參與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協調平臺建設,一方面能在空間上將各省區情況拓展到省域間的范圍,保障各省區參與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發展戰略或措施的協調性、科學性和有效性。另一方面,在時間上保障各省區參與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動態平衡性,利用省域間協調機制,保障各省區戰略和措施的持續性。例如,可以有效避免基礎建設方面的時間銜接不當造成的經濟損失。山東融入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必須積極參與協調平臺建設,將山東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與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相銜接。第二,完善省域間參與中蒙俄經濟走廊的發展路徑聯動機制建設。省域間參與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的發展路徑聯動機制關鍵在于做好制度、技術、人才和產業園區四方面的聯動。通過制度聯動構建統一的通商環境,通過技術聯動促進省域間的產業轉移和產業鏈分工,通過人才聯動加強彼此間的人才交流與協作,通過產業園建設聯動優化省域間的產業布局。第三,完善省域間參與中蒙俄經濟走廊的文化發展協調平臺。建立省市級政府定期文化交流機制,推進山東-內蒙古城市之間建立友好伙伴關系;進一步拓寬民間交流渠道,充分發揮商會、行業協會等民間組織作用;充分挖掘各自特色文化,形成省域間文化發展合力助推經濟建設加快發展。
  (三)加強陸海港口開放對接,實現基礎設施互聯互通
  發揮山東沿海口岸多式聯運功能優勢,在陸上,搭建西聯中亞歐洲、東接日韓亞太、南通南亞東盟的國際多式聯運通道。按照跨境發展、物流先導、貿易引領、產能合作、雙園互動的思路,參照執行自由貿易試驗區政策,探索多邊框架下地方經貿合作的路徑模式。依托青島多式聯運海關監管中心和國家級膠州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功能優勢,以歐亞經貿合作產業園區為主體,探索把青島、日照等口岸打造成為上合組織國家面向日韓和亞太市場的“出海口”。
  (四)開拓全新合作窗口,發揮中國—上合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范區作用
  2019年7月2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九次會議審議通過了《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范區建設總體方案》,決定在青島建設“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范區”。這為山東積極融入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打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新平臺,拓展國際物流、現代貿易、雙向投資合作、商旅文化交流等領域合作,加強強化我省同上合組織國家互聯互通,著力推動東西雙向互濟、陸海內外聯動的開放格局提供了新機遇。第一,聯合建立境內外產業園區。以共建產業園區為抓手,鼓勵山東的大型企業和相關開發區到內蒙古投資建設產業園區,支持山東—內蒙古企業聯合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建設境外經貿合作區,為兩地企業到沿線國家投資提供載體和平臺。第二,以市場為導向推動雙向投資合作。在能源資源、基礎設施、旱作農業、產能合作等方面,加強與俄蒙兩國的合作,并建設功能性總部經濟集聚區、服務貿易產業集聚區。第三,利用在青島設立的面向上合組織的金融機構加快推進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大力推進兩省區金融業合作共贏發展,積極探索利用在青島設立的面向上合組織的金融機構重點在基礎設施建設、礦產油氣資源開發等領域開展跨境區域金融服務合作,共同構建基礎性、多元化的金融合作體系。
  參考文獻:
  [1]孫久文.論新時代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發展與創新[J].國家行政學院學報,2018,(4).
  [2]司詠梅.推進內蒙古與山東省對口合作的路徑與建議[J].北方經濟,2017,(10).
  [3]劉冰.魯疆合作融入“一帶一路”的對策建議[J].新疆社科論壇,2016,(5).
  [4]鄭志來.省際間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存在的問題與路徑優化研究[J].經濟縱橫,2016,(1).
  (作者單位:山東省宏觀經濟研究院)
  責任編輯:代建明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bljwkd.tw/2/view-15030600.htm

?
白小姐免费一肖中特网 河北11选5 中国体彩竞彩比分 新时时彩1星稳赚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江苏麻将作弊器有用吗 怎样看3d走势图选号 极速时时彩 湖南快乐十分动物走势 广西快乐十分 中国教育主持人 玩三公最常用的技巧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微信捕鱼达人h5辅助 快乐十分怎么看走势图 pk10技巧冠亚和稳赚 山东11选5助手